在双峰县诗联协会的年终总结会上,双峰文联阳主席说到双峰文塔的建设己近尾声之事,我听入了耳膜,即番开刊物“九峰诗联”,县作协的余国武、市政协的李志和两人写下关于双峰文塔的文字深深地吸引了我,散了会,我一个人独自向山上走去,像去朝觐似的,心里充满了期待。冬天的蚊子山,气温处于一年的低时期,我满怀心中的虔诚,一路猛走,也没留心去观赏街道两旁的繁华以及农家的风光,田野中黄绿主宰,是乎稻田于那途中的壮美也一闪而过。也不知道到了走了多久,我的眼前出现了文塔的身影,从马路仰望上去,她像一支直插云霄的文笔,像是有人握着去摘取天上文曲星似的。我放弃了大道,直奔文塔山了。

本网讯
初冬暖阳普照着美丽的九峰山下的双峰县城,沐浴于阳光之中的双峰文塔显得庄严而肃穆。

天下了点小雨,灰灰的,我走近古塔,一边抚摸,一边慨叹,探寻这永丰镇的古韵,凝望着历史,古塔彷佛像一个新贵的佳人,提前在着装上着意地打扮了一番,台阶曲折向上,走过上山的阶梯,刚刚油漆好的门扇,格外耀眼,我在门口拍了几张照片,再从右边的围墙旁边绕过去,站在文塔脚下的山顶,凭眼远眺,顿感八面来风,吹起我的衣襟,翩然欲飞。刺骨的冷气,直扑我的喉管,欲咽不能。从上俯瞰永丰城区及与之她相偎的山山水水,湄水河“澄江如练”,从城区向东飘然而来,在文塔山下突然一个轻轻的转身又向北而去了。不远处的双峰县城,影影绰绰,庄严而朴实地静静地祥和地蹲在西边,是那么得悠闲,那么得恬淡。高楼大厦,与周围的山山岭岭连成一片,随着地势的伏,像涨潮的海水波动着。此时我的真有点“万里风光归眼里底”的感喟,但也有想把自己的人生抱负诉与这清风和光的意愿放在山顶,尽管塔前一把大锁将门锁住,但我的心早已飞进古塔内,好似爬上了塔顶,向远方倾诉着我的喜悦和梦想。我回过神来,静静的凝视着,上山的游人们举起相机也在不停地拍下了古塔在阴雨中的倩影。我环视塔院,今日的塔院正在修理,有的地方铺着各种颜色的行道砖板,古塔挺立在院的中央,是那么高大,亮丽,风光。塔座四周装修了的围栏,围栏傍边种上了各种各样的花草,栽上了常青树苗,古塔的结构为多层叠涩檐承托平座,斗拱楼阁式砖砌半空心塔,塔基平面八边形,塔高34.88米,共8层,塔檐以五铺作单杪斗拱承叠涩重檐,出檐施假飞子,方椽,转角出双杪跳角斜拱,檐椽栊上铺以瓦栊。塔体筑砌精细,雕工玲珑,结构严谨,尤其是塔檐上挂着那些风铃,也许是风铃还是昔日的旧物。文塔下进门贴上了双峰文人佘国武的一副对联:“山河如诗画,才俊胜咸同。”写出了建塔者对祖国大好河山以及古塔修建的赞美。在下望上看,层次分明,烘染一体,庄严肃穆,符合民俗,符合民情,我不能不赞赏着选祉者的用心,读书时,我读到了有关风水的书籍。从中我知道了文塔的修建选址是要讲究风水的,其选址体现了人们朴素的地理环境与人文意识,从这里我们可得知:修建文塔,反应了双峰人民“文化兴县”的愿望。也就是说双峰文塔的修建,寄托了双峰人们的梦想,实现文化名县,多出人才,是双峰人们的幸福梦。

11月9日上午,双峰一中50余名师生代表来到双峰文塔,隆重举行孔子诞辰2568周年公祭活动,共同纪念伟大的思想家、政治家、教育家、儒学创始人孔子。

古塔庄严、雄伟、色彩斑斓的一切,无数民间古墓群拱起了这座古塔的另一道风景。尽管上山阶梯两旁松柏处在年幼之中,然而我被古塔旁边五彩缤纷、鲜艳夺目的繁花异草所吸引,还有古塔旁边苍郁青葱、枝叶交叠的树木,更有古塔旁边玲珑别致、巧夺天工的假山假石、古人偶像、亭台楼阁,这些环绕着古塔,已构成了这一座人们喜爱的、新型的文塔山公园。即使苍凉的古塔不存在了,如今一座崭新的古塔从城南移到了文塔山顶,步荷叶山下曾国藩的富厚堂、城内的蔡和森纪念碑、湄水边的女杰广埸、蚊子山上的革命烈士陵园之后,双峰又一道让世上夺目的品牌!屹立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,她全完见证着双峰的人文历史、风土人情以及双峰90万人们的精神面貌。

上午9时38分,在悠扬的古乐声中,参加公祭活动的师生代表缓缓步入文塔,整衣正冠,肃立于孔子像前。鼓初严、鼓再严、鼓三严后,主祭致辞,上香祭祀、朗读祭文,众人行礼、祭拜先师,静默沉思。

几百年前,我们聪明勤劳的祖先,怀着善良纯朴的愿望建造了这座双峰唯一的古塔。祈望古塔能为人们解除痛苦,攘排祸患,消灭罪恶。然而,古塔并没有给人们带来什么,一任人们把眼泪洒满它的周身,一任人们把虔诚的香火熏黑它的躯体,一任人们把祈求的呼唤震聋它的耳膜。
然而,我们的祖先怎么会想到古塔今天真的会“显灵”了呢?如今它站起来了,在我们双峰人们的心目中,它已经具有新的生命了。

“九峰苍苍,湄水泱泱;巍巍文塔,启吉迎祥……”。双峰一中校长毛果明宣读了祭孔大典祭文。300余字的祭文洋洋洒洒,如泼墨山水,层层展开,芳香犹在,表达了对至圣先师孔子的景仰之情。

永丰文塔当时建在双峰书院对面,砖木结构,塔高仅二十来米,七层,呈六角形,用青砖砌成,塔内有楼梯,只能单人上下,每层塔角挂有铁铃,那时是供奉魁星的一座塔,我们仅能听到的是,清风徐来,铃声丁当不断,它在向天空诉说着几百年来的凄凉,不停地讲述着小镇传奇的历史故事,护卫着小镇这片安宁的家园,纵览着小镇发展与变迁。我喜欢这历经沧桑的古塔,不论过去和现在,我都没有放过,早在1956年下半期,我来到了双峰县笫三初级中学胡稼堂求学,邀几位好友来到城南看永丰文塔,当时的永丰文塔,并不像想象中的文化圣地,甚至有点凄凉凋零,整个山岗蔓草丛生,稀稀落落的几棵不大的松树,零星的点缀在其中。文塔犹如一位被遗弃老人,孤独而又苍劲地守望着这片厚土,她历经岁月的洗劫,塔身已是满目疮痍,斑斑驳驳,杂草丛生,苍苔满布,连同那留下岁月刀痕的灰砖青石,更显其历史涵养和文化底蕴的厚重。我们有几份失落,也有几份伤感,凝视这位历经沧桑古塔,感慨万端:寄托着人们无限希冀的文塔,竟然是这样的独然遗世,超然物外。

“仰望孔子,我们感慨万千。此时此刻,让我们用虔诚之心去感受孔子思想的博大精深,让我们努力不辍地去实践孔子传颂千年的教诲,让我们用心感悟学校“砺志、尚勤、求是、创新”的校训,实践“勤奋、主动、务实、进取”的学风,在每一天的学习和生活里,从孔子精神中、从传统文化中汲取智慧,不断提高道德水准,涵养高尚人格……”孔子像下,双峰一中学生代表的发言掷地有声。

相关文章